要想在荆州夺取更多更大的利益就得是找个盟友

发布时间:2019-01-30 19:25:29   编辑:趣彩彩票网-趣彩彩票网登录浏览人次:56

王平听着后面的喊杀声,心说自己真是倒霉透了,不光是城池丢了,连自己都是要难逃走啊。
 
    不过虽然他是如此认为的,不过是“天无绝人之路”,尽管王平加入凉州军的时间并不算很久,但是凉州军一些士卒依旧是愿意为他效死命。很多士卒都知道,哪怕自己死了,对全军都没什么影响,不过要是王平身死在此地,那么对己方的影响肯定不小。所以有一些凉州军士卒,是自愿地就停止了前进,不再逃走,而负责断后了。
 
    王平不是只顾着逃走,他也注意到了这个情况,但是他却没说什么。也许之前自己这些士卒不会不听从自己的命令,但是如今,留下断后的那些人,却是不会再听自己的了。因为他们决定留下,那就是不准备再想活命了。所以此时他的眼角是有些湿润了,所谓是“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因未到伤心处”。
 
    王平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脆弱的人,更不是个容易被感动的人,但是今夜,他发现,自己既看到那些断后的士卒,在他们面前,自己确实是深受感动,而自己也变成了一个脆弱的人。
 
   
 
    此时的王平是在心里大喊,弟兄们,你们安息吧,他日我王平王子均,必将为你们报仇!如违此誓,让我不得好死,天打雷劈!!”
 
    王平这时候是立下重誓了,这个可不是开玩笑的,至少在他看来,他自己是无比认真的。至于说没有直接说出来,这个他认为说与不说不重要,重要的是,自己今后一定会如此去做的,这个却是没法更改的,除非,除非兖州军早早被人灭了。
 
    他加入凉州军,直到如今,却是一点儿都没有后悔过。而如今己方士卒给自己断后,王平更是感动非常,在他看来,自己加入凉州军,那就是一点儿都没错,要不然,自己都得后悔。
 
    乐进是正带着青州兵玩命儿地追王平,结果就被凉州军士卒给阻挡住了。说实话,他是不怎么在意这些凉州军士卒,但是这些人都和你玩命了,所以哪怕乐进武艺比他们都高,但是却也耽误了他一会儿,毕竟凉州军士卒个个是悍不畏死,前赴后继地奔他而来,乐进想不好好招架也不可能啊,所以耽误了几下,王平就跑远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至于后面的徐晃,还有兖州军士卒,那就更不用说了。
 
    徐晃因为攻城,所以他没骑马,直接就那么冲进城了,靠着双腿,那自然是没什么速度。
 
    而乐进也一样,走地道,没人牵马,所以他也是靠着双腿去追王平的。而王平呢,他可是骑着马的,只是因为之前和乐进他们的距离确实是近,结果慢慢就拉开了,而这时候乐进是更追不上人家了,就更别说是徐晃他们了。要说两条腿的,终究还是很难敌过四条腿的啊。至少乐进是不行,而徐晃呢,他一样也不行。
 
    乐进和青州兵,徐晃带着兖州军士卒,杀了断后的凉州军士卒后,再一看,人家王平是早已跑远了,还上哪儿追去啊。
 
    乐进是右手握拳,狠狠一砸左手掌,恨恨说道,“唉,让他给逃了!”
 
    徐晃在后一看乐进如此模样,他是马上就来到了乐进的身旁,“文谦,不必如此,‘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’,他日定然还有机会与王子均见面!到时再生擒其人也不迟,文谦以为呢?”
 
 
第八七一章 刘玄德聚众商议
 
    听了徐晃所说,乐进一笑,“公明之言不错,我倒是有些执着了!”
 
    虽然话是这么说,但是徐晃却也不难听出,乐进口中还是遗憾更多。<-》说实话,他也算是看出来了,乐进确实是非常想抓住,生擒王平王子均其人,但终究是天意难违啊,却是让其人给逃走了。
 
    徐晃对此是没再多说,只是出言道,“好了,让士卒打扫战场,咱们去见主公!”
 
    乐进这时候也只能是点头,“来人打扫战场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吩咐完士卒后,乐进和徐晃就再次奔赴了东门,去迎接自己主公进城。按照平时来说,这个时候,正是自己主公刚进城不久,所以两人到了城门的时候,自己主公也应该是正好没进城多久。
 
   
 
    果然,当乐进和徐晃一起来再次来到了城门口的时候,就见曹操也确实是刚带兵进城,还没多久。
 
    两人是一起给自己主公施礼,“主公!”
 
    乐进和徐晃齐声说道,曹操闻言是哈哈大笑,“哈哈,二位辛苦,辛苦了!!”
 
    乐进这时候是有些不太好意思,“主公,属下无能,却是让王子均给逃走了!”
 
    曹操一听,又是一笑,“文谦不必自责,今夜王子均逃遁乃是天意。他日我军再与其对上。我必将其人生擒之!!”
 
    乐进和徐晃同时拱手,对曹操说道,“主公。我等定当竭尽全力!”
 
    曹操是笑着对两人点了点头,然后对众人说道,“各位,随我前进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曹操兖州军是占据了房陵,可以说是打开了东进汉中的门户,对他对兖州军来说,确实意义重大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零陵郡。泉陵城,刘备派文丑和文聘两人杀了蔡瑁后,两人带着蔡瑁的尸首赶回了泉陵。给自己主公交差。当然刘备是看都没看,最后直接就让士卒把蔡瑁厚葬了就完事儿了。至于说把蔡瑁的尸首给送回他家族去,这个刘备是不会去做的。
 
    第一他没那么好心,所谓“人死为大。入土为安”。刘备如今能把蔡瑁厚葬了,那其实就算是不错了。人都没了,以前的过往,都是人死恨消,所以刘备当然是不会去计较什么,但是却也没那么好心,把蔡瑁尸首给送回他家族。
 
    第二就是,如今的襄阳。那可早就不是他刘备的地盘了,所以刘备也不想去冒险。让人送蔡瑁尸首回襄阳。虽然可能是没什么事儿,不过刘备却也认为不值得。
 
    第三,也就是最后,那就是,毕竟是自己让他人杀蔡瑁的,所以刘备心里可清楚着呢,就算是自己让人把蔡瑁的尸首给送回他家族,他蔡氏的族人,也绝对不会感激自己,反而依旧会无比怨恨,所以自己可能去做那“吃力不讨好”的事儿吗,
 
    当初袁术的尸首,刘备让人给送回他老家汝南去了,但是如今的蔡瑁怎么能和当初的袁术比呢,所以所谓是“此一时,彼一时”也,不同的人,是区别对待的,在刘备这儿,蔡瑁和袁术明显就是两个待遇。
 
   
 
    蔡瑁的事儿都解决完了之后,刘备是再次召集了众人,然后是一起商讨一下下一步动作。
 
    毕竟如今南郡的江陵,还有武陵郡和零陵郡都在自己手里,而南阳还有自己的地盘,所以自己也算是占据了荆州不小的地方了。但是下一步到底要如何去走,这个刘备却是有些不太清楚,毕竟他心里可是明白,无论是再出兵什么地方,那都是免不了要和其他人对上了。
 
    这个对手可能是曹操,也可能是马超,或者是孙策也不一定,并且也有可能是他们其中的两人,更可能三个人都是。所以刘备确实也有些举棋不定,下一步到底自己要如何,才能在荆州取得最大的利益。
 
    说实话,刘备也不得不承认,如今的荆州是乱了,乱得不行。哪怕自己已经是解决了蔡瑁,但是依旧没让荆州如何平静,毕竟蔡瑁没了,但是荆州的那些世家大族,却还在。而之前他们是迟迟没有什么动作,但是如今呢,却是不知道到底要如何了。
 
    --
 
    所以此时刘备是向众人问道,“各位,如今荆州形势,我军的情况,想必各位都有所了解,曹孟德……所以,各位以为,不知我军当如何?”
 
    接着,刘备是简单介绍了一下,曹操他们的具体情况。毕竟刘备也是派了探马斥候了,所以他也知道,曹操兖州军是在房陵、马超凉州军在蕲春、而孙策则是在郴县。
 
    还是徐庶最先开口了,只听他此时说道,“主公,各位,如今蔡瑁已死。所以我军无论下一步要如何,都是必然要与其他人对抗,而这个却是一定的!”
 
    这个众人都知道,所以就算徐庶不说,他们也都明白,于是刘备问道,“不知元直之意是?”
 
    徐庶一笑,“主公,其实属下想法很简单,敢问主公一句,请主公名言,我军比之曹孟德兖州军、马孟起凉州军、孙伯符江东军,如何啊?”
 
    刘备和众人一听,徐庶是问了这么一句,而众人都看着自己主公,看看自己主公要如何回答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刘备呢,他此时则一笑,“各位,实不相瞒,我认为,我军确实是不如人家曹孟德的兖州军和马孟起的凉州军。不过要说陆战战力,我军却不会比孙伯符之江东军差!只是我军人马数量上面,却是不如人家多矣!”
 
    众人听后,都不住点头,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。己方士卒的战力,确实是不如人家凉州军和兖州军,但是怎么也不会比江东军差,但是在人数上,却是不如人家了,这个却是一点儿都没错。而自己主公所说,倒都是大实话,真的不能再真了,是比珍珠还真啊。
 
    徐庶听完自己主公所说后,他是再次问道,“所以主公之意就是,其实属下可以如此说,也就是我军在四方中,却是处于劣势的!”
 
    虽然真是不想承认,但是说实话,这事实就是事实,所以刘备还是无奈地点了点头,苦笑了两声,“不错,元直所说不错啊,其实想想,就是如此!”
 
    对于这个,在众人面前,刘备是没什么不能承认的,你不承认,无非就是自欺欺人罢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是啊,众人的心中也是如此想法,可不就是这样儿吗。己方如今在曹操、马超、孙策和自己这四方中,那却是属于最后的那个,就算是加上荆州的那些世家大族,己方依旧是后面的。
 
    “所以,主公,各位,属下认为,如今我军当务之急,那便是要寻求盟友才行!”
 
    徐庶是终于把他所想的给说了出来,当然这个盟友,徐庶的意思就是,在荆州能一起进退的,一致对外,然后最后分了荆州利益。
 
    众人包括刘备,一听徐庶这话,思维便都是活络开了。必须得承认,如今己方因为实力的原因,要想在荆州夺取更多更大的利益,就得是找个盟友。毕竟因为实力的原因,所以联合才是更好的路,众人就稍微想了想,也就都明白了。确实,可不就是这样吗,要不还能如何啊。
 
    确实,对于己方来说,联合,寻找盟友,那就是如今己方最好的出路了。所以趁着如今己方是没什么战事,也是该去找盟友的时候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刘备一听徐庶所说,稍微一想,他就点了点头,“各位,不知你们觉得,之前元直所说如何啊?”
 
    虽然刘备确实是赞同徐庶的意思,不过却还得按照江湖规矩,再好好问众人一遍才行。并且他确实也不是那么个独断专行的主公,应该说大多时候,其实刘备还是能听从属下所说的。